首页 »

【文史】唐传奇中的“聂隐娘们”

2019/10/10 6:01:32

【文史】唐传奇中的“聂隐娘们”

侯孝贤的《刺客聂隐娘》,百度百科里的第一段赫然写着,“聂隐娘这个人物出自《聊斋志异 》。”我向朋友感叹了一句,度娘真没文化,聂隐娘明明出自唐代的传奇。朋友嗯了一声表示赞同,“是啊,很传奇的。”

 

看样子有必要普及一下唐传奇了。

 

在大唐璀璨的文学星空下,李白、杜甫、王维、王昌龄这样的名字实在太过耀眼,以至于除了唐诗以外,其他文学形式都显得黯淡无光。但实际上,唐传奇是中国所有小说的鼻祖。中国小说萌芽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到唐代走向成熟,那就是唐传奇。中国的武侠小说诞生于唐传奇,言情小说也诞生于唐传奇。这时候,距离莎士比亚出生起码有一千年,距离堂吉诃德问世起码有一千年。

 

千万别以为,写武侠言情的唐传奇就是通俗文学。唐代士人进京赶考,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名公巨卿,也就是有可能成为他们阅卷老师的人,送上自己写的传奇小说。传奇里往往包括故事、议论、诗文,考生以此向考官证明自己“文备众体”。

 

唐传奇的另一个里程碑式的意义,就是女性角色首次在中国文学作品中大规模出现。

 

唐代之前,文学作品里丰满的女性形象凤毛麟角,偶有一两个,不是红颜祸水,就是红颜薄命。但在唐代,承袭了北朝较为开放的社会风气,女性生活的自由度比以前大了很多。自由择偶、自愿离婚,对唐代女性来说不是什么稀罕事情。据史料统计,唐朝六十多位公主,再婚的达二十多人。

 

对贞洁观念的看淡,造就了唐代不一样的情爱观,也造就了唐传奇里对女性角色的审美与前朝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。之后的元曲、明清小说,无不从中受影响甚深。

 

女性角色广泛分布于唐传奇的各类题材中。比如神怪类,《任氏传》就是其中的代表,机智勇敢的狐妖任氏,奠定了此后几百年中国女妖的典型形象。比如言情类,《莺莺传》里西厢相会的一幕,到现在看来,仍觉得出格大胆。还有就是武侠类,一部《三十三剑客图》,聂隐娘、红线、贾人妻、车中女子……皆是武功震古烁今的女子。

 

这些女性形象都是极好的,但不能由此推断“中国早在唐代就有女权主义思想”。

 

唐代女性的地位的确较历代要高,但男权社会的根本不会动摇。最简单的证明,就是写这些女性的都是男人,作者总是在一定程度上把美女写成土于大夫狂狎玩昧的对象。男性支配着基本情节,掌握着主导情绪,女性角色也没有什么个人话语权可言。

 

不信来看。《任氏传》里的狐妖任氏,之前风流,“多诱男子偶宿”,直至遇到郑六,因不厌其妖身而心怀感恩,倾身相爱。后来郑六因官赴任,任氏明知出行有险仍追随左右,最后被猎犬逐杀。此后,报恩、专情、殉爱几乎成了所有女妖的标配三件套。哪个男人不想要这样的痴情种子?

 

《莺莺传》就更不要提了,宋代有《莺莺传》话本、《莺莺六幺》杂剧,金代有董解元《西厢记诸宫调》,元代有王实甫《西厢记》杂剧,明代有李日华《南调西厢记》、陆采《南西厢》,清代有查继祖《续西厢》杂剧……为什么会被“翻拍”那么多遍,很简单,哪个男人不想要这样的情人与艳遇啊?

 

元稹写第一次西厢幽会,张生觉得自己恍若做梦,但“及明,睹妆在臂,香在衣,泪光荧荧然,犹莹于茵席而已”。别离之际,崔莺莺对张生说,“始乱之,终弃之,固其宜矣,愚不敢恨……”但后来仍旧写信给负心郎君,“心迩身遐,拜会无期,幽愤所钟,千里神合。千万珍重!春风多厉,强饭为嘉。慎言自保,无以鄙为深念。”

 

聂隐娘也是一样,再武功高强、决然洒脱,看到刘昌裔虎躯一震都要纳头便拜,每个月还只要200块工资,哪个男人不想要这样的打手保镖? 再想要下去就没底了,柳毅娶了洞庭龙女,从而富甲天下,还成了长寿仙人;韦安道与后土夫人有一段露水姻缘,即将离别之际,后土夫人召来女皇武则天,令她赏韦安道钱五百万,官五品……

 

得便宜的是谁,大家都看得很明白了吧?所以,唐传奇里根本没有什么独立自主的女性,而是男性作家想拥有的女性。